【大家健康 2007.01 文/黃鎮台】

十一月一個周末的午後,陽光暖暖的,照著陽台,照著陽台上的植物,也透過落地窗,斜斜映著沙發上片片閃動的光影。

光影閃動著,伴著鋼琴柔和的琶音,小提琴如歌的旋律蕩漾在客廳。

妻端來兩杯熱茶。眼角滿滿的笑意。鋼琴正接過小提琴的旋律,清脆靈動的鍵音,就像一長串晶瑩剔透的珠子,自鋼琴泠泠而出,滿盈在客廳。

陽台的植物是妻的最愛。麥門冬、銀脈鳳尾蕨、星點木、嫣紅蔓、綠精靈……。尤其是麥門冬,碧綠色細長帶著白線的葉子,雛葉常蜷曲如髮,要妻用手指輕輕梳開。

記得一次妻出差回國,麥門冬已葉片泛黃。妻紅了眼埋怨我沒有用心澆水。兩個星期後,妻由假日花市捧回一手的碧綠,眼角滿滿的笑意──不過沒有麥門冬。妻說,家中的經過整理,已長得很好了。

妻和我併坐著望著陽台。客廳左牆壁掛了吳學讓的水仙。退白先生畫水仙是出了名的。這幅水仙寫實也寫意,構圖特別。畫中水仙密密併植著,蒼勁秀麗的綠葉,素雅的小白花,黃色的蕊,從畫框下沿一路延伸到頂端,一片花海。畫的下緣題著兩首七言:

姑射群真出水新
亭亭玉盤自凌塵
冰肌更有如仙骨
不學春風掩袖人

靈雨濛濛幻態輕
驚魂想像逝懷傾
願將玉珮遙相逐
脫骨逍遙水上人

這幅畫是二十年前妻和我在畫展上買的。當時妻和我都是窮教授,妻見我在畫前徘徊不去;就說,喜歡就買吧。我說太貴了。妻說,難得這麼喜歡這幅畫,其他的地方省省就是了。

西斜的陽光懶懶的,透過落地窗,映著牆壁上模糊的光影。客廳裡,鍵音輕輕的踱著,小提琴亦步亦趨,緊隨著鍵音柔柔的低訴。

貝多芬二十八歲時聽力開始退化。三十歲完成第五號小提琴奏鳴曲。雖然深受耳疾之苦,貝多芬這首奏鳴曲卻洋溢著歡愉,充滿了對生命的希望和熱愛。

抒情的「慢板」之後是「詼諧曲」。而後是「從容的快板」。清澈流暢的主旋律,輪旋的自鋼琴一再重現,充盈客廳以躍動的音符……

妻輕輕站起身,眼角滿滿的笑意:該準備晚飯了。我隨著妻的背影轉過身望著。
是十一月裡一個周末的午後。
(本文作者為董氏基金會董事長)
(原載2002.12.14聯合副刊《時空廊下》專欄,2006.12.10深夜偶聽「台北愛樂」播放第五號奏鳴曲後,憶及此文並就文字略事更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紅豆時光 的頭像
紅豆時光

紅豆時光

紅豆時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