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健康 2005.04  文╱李碧姿】

社會快速變遷、家庭型態轉變,
使得愈來愈多學童健康亮起紅燈,
不僅染上菸癮、愛滋病,甚至不愛惜身體,企圖了結生命,
面對日益嚴重的身心健康問題,
校園健康教育該怎麼做才能讓下一代從小打好基礎,
學會照顧自己?


科技日新月異,學生生活型態與健康問題也出現複雜的變化。為了瞭解當前學生健康隱憂與原因,以及學校推動健康教育遇到的難題,《大家健康》走訪相關專業人員,期盼透過學者專業知識與實務工作者的經驗,成為學校健康教育的借鏡。


令人憂心忡忡的數字

去年9月甫接掌教育部體育司司長的何卓飛憂心忡忡地指出,根據內政部統計,台灣地區青少女生育率在2003年已接近11‰,遠高於韓國(2.8‰)與日本(4‰)。此外,愛滋病人數不斷攀升,增加比率中,21%為學生,且感染年齡也降至15歲。吸菸族群中,15~17歲占11%,41%第一次吸菸經驗竟是在學校。
檢視學童健康檢查數據,何卓飛表示,牙齒保健不甚理想。2000年的調查發現,12歲兒童恆齒的齲齒指數為3.31顆,高於世界衛生組織2000年訂定的3顆標準。近視比率上,國小一年級已有20%,小六、國三及高中近視比率分別是60%、80%及84%,令人擔憂。2003年國小體位資料也發現,不正常體位(包括過輕、過重及肥胖)接近40%,過重與肥胖高達27%。此外,行政院衛生署青少年主要死因統計顯示,自殺高居第3位,事故傷害則是2003年的首要死因。


健康促進學校正起飛

青少年抗壓性低導致自殺的情形,可能與少子化家庭有關;學童近視則可能與平時超過50%、假日超過80%靜態活動、少到戶外的生活型態有關;小朋友偏愛漢堡、可樂等高油脂、高熱量食物,則是體重過重的幫凶;而減肥藥物在媒體不當推波助瀾下,更嚴重危害健康,種種問題皆使得健康教育成為政府與學校關注的重要課題。
儘管九年一貫課程已將「健康與體育」課程結合,但目前仍面臨許多困難,何卓飛舉例,像上課時數不足,課程依老師專長呈兩極化;其次,國小多採包班制,使老師健康知能不如護士。再者,缺乏生活化隨機教學,如衛生紙、指甲檢查等問題都有待改善。


有鑑於此,教育部與衛生署最近幾年如火如荼推動校園健康促進工作。2004年,首度在10所學校執行「健康促進學校輔導計畫」。有別於「教育部公布,學校配合」的舊習,健康促進學校依學校自身需求與特色,統合原有健康教育,與家長、社區合作,行政和衛生單位則依個別需求給予支援。以高山上學校為例,便特別著重營養議題,而非視力保健。
計畫主持人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衛生教育學系教授黃松元表示,許多校長與老師誤認為健康促進學校是全新的計畫,但其實是在既有的學校衛生基礎上推動新模式,包括研訂學校衛生政策、提供健康服務、發展健康技能、建構學校物質環境、營造學校社會環境及建立社區夥伴關係六大範疇。


成功經驗分享

參與健康促進學校試辦計畫的學校,需選擇一個重要且可行的健康教育議題來執行。本篇專訪執行成效不錯的學校,分享他們的寶貴經驗。


成德國小—自己動手做 有趣又實際
台北市成德國民小學教務處主任劉旭智指出,健康教育課程宜整體規劃,善用現有設備與社區資源,如利用每天上下午10分鐘推行視力保健,放放音樂,提醒學生起身望遠凝視;性教育方面,除原教材,還可由校內護理人員或醫院專家補充;亦可與醫院合作,將CPR融入課程,結合實際生活,藉由多元管道提供健康秘訣。
負責輔導成德國小的國立台灣師範大學衛生教育學系教授鄭惠美分析,社區是不可忽視的力量,計畫實行前,因緣際會邀請到日本九州學校保健靈魂人物照屋博行來訪與演講,讓老師及家長們瞭解,「學校健康教育不能單靠學校力量,社區也扮演重要角色」,進而成功跨出健康促進學校推展的第一步。
她透過工作坊,讓老師們腦力激盪,想出更多學校與社區可結合之處,如安全上可與警察局合作;珍愛生命方面,則可與醫院合作。值得一提的是,成德國小參照日本兒童遊戲安全的經驗,在健康中心放置校園地圖,讓跌倒的小朋友自己動手在受傷的地點貼上紅點。護士若發現地圖上某處紅點特別多,則會到現場立起小紅人,提醒注意安全,作法雖簡單卻深具教育意義。
該校健康中心護理人員謝慧妙強調,健康中心的行銷也很重要,可在新生懇談會介紹健康中心給家長,另外,主動爭取參加行政會議,打破護理人員不參加的慣例,透過會議與各處室在健康議題上密切配合。欣慰的是,學校老師對健康促進學校的看法,已從開始的疑慮、排斥,到後來的主動參與。
此外,謝慧妙也利用各種管道加強學生的健康概念。如午休時推行衛生隊,教導學生健康常識與技巧,並或透過孩子傳達健康信念給家長;也利用諧音,例如「啊!愛死妳」代稱擦傷的處理─RICE(休息、冰敷、加壓、抬高),加深學生印象。她認為,健康教育應行為、態度合一,而非一味講理論,如此,學生會自傲地說:「我是小護士。」
最讓謝慧妙感動的是愛心媽媽的熱情投入。愛心媽媽是健康中心最大的助力,她們利用假日協助活動,讓小朋友認識社區不安全的遊戲設施。愛心媽媽來自不同領域,常在她腸枯思竭、退縮時提供創意,讓健康服務更有效率。此外,護士很少能見到家長,因此可透過愛心媽媽間接影響其他家長。


石碇高中—在地化推行 開創新「視」野
位於大台北最接近天空的石碇高中,對於推廣健康促進學校也不遺餘力。負責輔導該校的國立台北師範學院生命教育與健康促進研究所副教授陳錫琦表示,石碇鄉與城市不同,故特別以學校本位進行規劃。
石碇高中衛生組組長劉子由提到,石碇高中有很好的視野,故以視力保健為推廣主題,邀請衛生所護士及醫師參與會議,利用朝會時間宣導視力保健,並透過話劇、布置視力保健走廊等活潑的形式,吸引學生的興趣,達到宣導目的,再以視力保健大會考驗收成果。
體重控制方面,除特別調配的學校午餐外,學校衛生委員會還配合在地化,以石碇的特產─茶,規劃茶餐,得到社區的一致支持。另外,學校也將志工納入委員會,或不時以通知單或聯絡簿,讓家長瞭解學校的理念與作法,並灌輸家長健康生活化,生活健康化的觀念。
陳錫琦認為,在評估上,應以解決及預防當前、未來公共衛生問題為優先,如從小建立不吸菸的觀念,未來便可省下很多醫療費用。他表示,學生時代若具健康概念,未來職場健康問題也會降低許多。
陳錫琦強調,計畫不是由少數老師或護士單打獨鬥,而是需全校動員,將健康促進建構為學校重要核心價值之一,以學校需求為本位,不跟其他學校比較。他特別提醒,體重、吸菸等健康問題日新月異,不能一直抱持原來做法。如有新的健康議題,工作模式也該有所改變,從點線面逐步來促進健康,提升生活品質。
而針對「健康問題多、課堂時數少」等教改問題,劉子由表示,九年一貫教育產生一綱多本,版本不一的問題,應以固定版本為主,其它版本為輔,並減少更換版本造成學習的銜接問題;時數多也不代表吸收多,課程時數減少更突顯教師教學能力及自編教材的重要。唯有透過各科教學研究會,討論、交流心得,調整教學內容、進度,加入自編教材、時事議題,如SARS、登革熱,同時結合當地資源,才能讓學生能真正生活化、輕鬆地學習。
在實際作法上,他建議應多方一起進行。譬如:在生活教育方面,利用學校營養午餐隨機教學;在空白課程規劃方面,以主題方式增加健康與體育課程;在推動健康體育護照方面,結合課程與生活,記載體育活動與身體成長;同時提供網路資訊平台;並辦理教師研習,提升包班制老師知能。


健康教育全民一起來

黃松元認為,目前健康促進學校還處於試辦階段,面對老師和家長過度重視智育,犧牲健康與體育課程的現象,在推動過程上需特別掌握關鍵的人、事、物。
比如:校長是關鍵人物,必須邀請校長將健康促進學校的概念融入校務計畫。其次,加強教育、衛生行政機關與各級學校的對話溝通,降低疑慮與壓力。再者,加強校內人員的協調、溝通與合作,同時重視「賦權」(empowerment),包括研習時數、學分及學位的推行。至於政府相關部門,也應避免權責、資源重疊。最後是建構資訊平台與強化功能。
黃松元強調,推展學校衛生工作是學校責無旁貸的責任,未納入健康促進學校計畫的學校,可依健康促進學校的6大範疇與精神來思考轉型。他樂觀地表示,教育部和衛生署的目標是500所學校,之後再擴至大專院校。
長期在社區耕耘的鄭惠美也表示,校長的觀念在健康促進學校的推展上很重要,學校護理人員地位不高,若學校主事者能大力支持,將有助於健康促進學校風氣的推廣。另外,現在是市民主義時代,社區志工媽媽是很好的資源,應認真經營,讓她們發揮專長,成為學校健康尖兵。
她認為,健康教育時數多寡不是重點,而是要落實在生活中。所以,社區關係的經營是健康促進學校不可或缺的元素,學校應結合其他同質學校全面地規劃,而不是互相競爭。當然,家長更是不可忽視的健康促進夥伴。
健康促進學校在先進國家行之有年,未來健康促進學校的發展,應結合健康與體育。何卓飛談到未來的健康願景,希望建置完整的健康資訊管理系統,完整紀錄學生成長過程的健康狀況;此外,也應將衛生與教育部門緊密結合,包括內政部兒童局、邀請相關民間企業,如醫藥系統、傳播媒體,提供正確、具教育功能的訊息,資助偏遠學校,讓全民一起朝健康促進學校的主軸邁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紅豆時光 的頭像
紅豆時光

紅豆時光

紅豆時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